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贱虫】守护06

再次感谢阿茶 @泠泉煎茶 的修改润色,以及就算沉迷更文也要注意身体啊!x


晦暗的光线将木墙涂抹成深棕色,杂乱的包间里只有一盏油灯在泯泯灭灭的闪烁。Peter与Wade坐在信上给出的约定地点——这间酒馆包间里,等待着Conners的到来。二人的脸上都覆着一层伪装魔法,精巧得连熟人都认不出来。

Peter的食指屈起,指节有不住的敲击着桌面,节奏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急促,将Peter内心的焦躁表现得一览无余。Wade伸出手包裹住Peter的手掌,安抚的捏了捏。

过了一会儿,"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影警惕的往里瞧了瞧,走了进来。来人将兜帽扯下,露出属于Conners的脸庞。他瞧着房内的二人,有些不确定的开口:"……Peter?"

"是我!"Peter说道,想着自己脸上伪装魔法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后槽牙,"为了防止被认出来我们做了一些变装。"

Conners点了点头,看向Wade,"这就是你的契约兽?"

Wade心里突然冒出了一种见家长的紧张感,他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就发现Conners的注意力已经回到了Peter身上。

"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你知道我与你父亲曾秘密训练过一支部队以防今日这种局面,他们就隐藏在你们来时路过的森林边缘,你到了那里催动召唤魔法,他们随身佩戴的女巫骨螺会产生反应,就会出来和你汇合。这是魔法卷轴和信物钥匙,千万要收好。我不便离家太久,否则会被怀疑。好了我必须走了,祝你们好运。"Conners一边说着一边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绑着钥匙的项链递给Peter,又往他手里放了一卷印满咒语的卷轴。

钥匙通体呈金色,刻满了精细的纹理。正面有一只银丝勾勒出的蜘蛛,蜘蛛的眼窝里镶着两块血红色的宝石,显得精美而危险。背面是一只银色的蜥蜴,眼睛处则是碧绿的翡翠。

Peter小心翼翼的将项链系在脖子上,认真地对Conners说道:"Conners叔叔您保重。我一定不会辱没了这支精英小队的威名。"Conners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有了这支队伍,我们胜算应该会大很多?"Wade有些兴奋的看向Peter,收获了一个同样样兴奋的肯定目光。他们没在酒馆再多作停留,毕竟他们身份特殊,再待下去难免不会被发现。

他们沿原路返回,一天后便到达了Conners说的森林外围。Peter找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先展开卷轴默念几遍咒语,再深吸一口气开始正式施展魔法。这是一个相当有难度的大魔法,因此Peter猜测这大概是对于持信物者是否有资格统领这支不凡军队的考验。

Peter以丁字步站直身体,双臂微抬,金色的圆形魔法阵在他的脚下出现。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红黑色的龙纹,神情变得庄重而严肃,双唇嗡动着吐出复杂的咒文。

魔法阵旋转着扩大,光芒也越来越刺眼,最后化成了无数飘飞的光点,流星一般飞往林间的各个方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Wade急忙上前扶住了有些脱力的Peter,手上凝出力量给他源源不断地渡了过去。

“宝贝儿,你施法的时候真漂亮~”在确定Peter没事之后,Wade就直接揽着人来了个热吻,“唔,每次看到你的左脸上有着属于我的龙形印记,我就特别兴奋。”他不要脸地挺了挺胯。

“你什么毛病!?”Peter气结。

“诶呀小宝贝儿太迷人,忍不住嘛……”

“……滚!”

“你这个负心汉!明明人家已经把契约都给你了!我为什么不是一只母龙呢?这样我绝对会大着肚子到你的领地里去找你,要你负责!”

两人打打闹闹间,一个身着精良盔甲的骑士策马停在他们身边。他的半张脸被遮挡在头盔之下无法窥见面目,Peter只来得及注意这一点那人就动作利落的翻身下马落在他们面前。

"是谁在召唤骑士团?"他问道。

"是我。"Peter正色答道,将钥匙从脖子上取下来摊于掌心,然后翻了翻将正反面都露了出来。"这是我的契约兽,也是与我同生共死的守护者。"Peter看到那人看向Wade然后顿在原地,以为他不放心Wade,赶忙补充道。

那人好似没有在意Peter的话,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张属于兽人的脸庞。"Wade Fucking Wilson?"

"Wow小狼狼!"Wade迅速从刚刚摆出的警戒动作恢复原样,大步走到那人身边,哥俩好的揽住他的肩顺便在他胸前的盔甲上拍了拍。而那人则面无表情的看了Wade一眼,耸了耸鼻子然后反手一拳锤上了Wade的肩。

"代号Wolverine,他们都叫我Logan。"那个兽人冲着Peter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森林吼了一声"都出来!"

一群身着和Wolverine一样战甲的人从森林中走出。他们隐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Peter刚才根本没有发现他们隐身于林中的踪迹。众人站在Peter身前,随着一声令下集体朝他欠身,右手握拳放于左胸之上。古朴的宣誓声从他们口中传出,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骑士团为您效命。"

精良的装备以及他们招来的健壮战马无一不诉说着他们强劲的战斗力。Peter直到这时才松了口气,心里一直悬着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他们稍作修正便跟着Peter踏上回程。为了带路Peter这次无法再一次体验飞行,只能找了一匹马代步。而到了Wade这时则出了一个小插曲。

"这是为什么?"Wade看着他面前打着抖的马匹郁闷的问道。这已经是第三匹在他面前抬不起腿的马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战马还是普通的马匹,只要在Wade身边就会露出一种见了鬼的神情,要么吓得撒开腿就跑,要么就是在原地发抖。

"也许是因为身为龙族自带的威压?"Peter猜测道,Logan在一旁点了点头赞同他的猜测。Wade露出了委屈的表情,Peter则是长叹一口气:“你们稍等一下。”然后就拖着龙走进旁边的树林里。

“脱衣服。”确定那边的骑士团看不到他们后,Peter对Wade说道。

“什!什么!?脱衣服?在这?”Wade使劲吞了一下口水,“宝贝儿我知道我很大也操得你很爽,可你也太急了吧?还是说你喜欢被人围观?这可真够辣的!”

“闭嘴!”Peter拼命压抑着羞恼的情绪,要知道他脸上的契约纹是会随着魔法的施展和情绪波动而出现的,“我才没你那么龌龊!赶紧脱衣服,我帮你解决龙压的问题!”

Wade“哦”了一声就听话地脱了衣服,露出肌肉饱满的上身。Peter掏出一小瓶在城里买的鸽血魔,走到他身后开始画魔法阵。做完这一切后,Peter松了口气,拿过衣服催促Wade赶紧穿上。

“baby boy我们别管他们了。”Wade低头看着一副小妻子模样在给他整理衣襟的Peter,忍不住欲火中烧,抓着他的手就往裆下按。

“你疯了!?”Peter又惊又急,“我们还要赶路呢!不不不,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他最受不了Wade的狗狗眼,“我们不是已经做过了吗?”

“就一次!?petey你在开玩笑!?虽然说那是你美好的初夜,但是一次怎么可能够?难道我的大家伙已经没法满足你了!?”

Peter看Wade一副愈说愈激烈的架势,他只好揪住龙的衣领:“给我听着!你要是现在老实一点,我回到领地就让你……反正你知道的!要是你继续闹下去,这辈子都别想再上我的床!”

Wade立即噤声,跟着Peter走出去骑上了一匹战马。随着Logan的一声“出发”,他们踏上了归程。

月光徒留一点儿余晖仍在天上苟延残喘,旭日东升带起金色璀璨光芒洒落地面。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路程在他们埋头苦苦赶路下愈来愈短。

终于,Peter的领地近在眼前。

tbc

评论(1)

热度(34)

  1. 泠泉煎茶凡锲_咸鱼附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