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贱虫】守护 04

再次感谢阿茶 @泠泉煎茶 提供的脑洞和大纲以及中间的肉渣ww
除夕就是要搞事,和春晚抢收视率,希望大家多支持!愿新的一年里我们继续一起吸贱虫!


是夜。乡镇的夜没有那些繁华的夜市,较城市要寂静许多。星辰安静的在夜空闪烁,阵阵虫鸣此起彼伏,如同催眠曲一般叫人听了之后昏昏欲睡。

Peter躺在床上,身体陷入柔软的床铺中,却怎样都睡不着——有一只手不安分的揽住他的腰,然后又有一只手探了过来,钻进他的衣摆在身上乱摸。Peter翻了个白眼,转身轻轻踹了Wade一脚。但Wade的动作并未因此停下。

"好好睡觉。"Peter转过身面对Wade,叹了口气说道。

"我不想睡觉,我想睡你。"Wade说道,龇牙笑得一脸无辜。

Peter以为Wade在开玩笑,没有理他翻身裹了裹被子准备进入梦乡,没想到Wade再次贴了上来,继续动手动脚。

"你不是想签订契约吗,我有个想法,我们…"

"Go fuck yourself."Peter把头闷到枕头里说道,声音带着几分鼻音,"别玩儿了Wade,我很累。"

"谁说我是说着玩儿的!只要你同意让我进那个蜘蛛小洞,不管你是要契约还是要那些财宝,我都会给你……"Wade在Peter身后继续嘀嘀咕咕,大有Peter不答应他就不停下来的势头。

"我的天哪……"Peter痛苦的揉了揉额角,强打起精神来对他说,"契约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Wade你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说出口,更不能为了这种事就随便放弃你的自由。"

就在Wade打算继续缠着Peter索欢的时候,一声鹰啸划破了寂静的长夜,有黑影从窗户外钻了进来——是Parker家族驯养的传紧急信件的鹰。

"家族领地来的信件,我得去看看。"Peter丢下这句匆匆就下床来到鹰身边,解下信件,随手施了个光魔法照亮视线,开始阅读起来。Wade抬起头,借着有些昏暗的光线看到Peter的表情愈发凝重。最后他烧了信件,放飞了那只鹰,闷声爬回了床上。

"怎么了?"Wade看着整个人缩进被子里Peter问道。

Peter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掀开被子坐起来:"来吧,你不是说想做么?"

这下感到有些不是滋味的人变成了Wade。他一开始确实是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思以及一些小心的试探,可现在……Wade叹了口气:"算了吧,我开玩笑的。"

一点肉渣x

"明天我就成年了。"

"我的天你还没成年就要掌管领地?这样不算欺压童
工?"

"嘿别这么说,Harry和MJ也才刚刚成年不久,他们之前也一直都在帮我。"

Wade的嘴皮子动个不停,Peter心中的难过也在刚才的高潮与现在的聊天中被慢慢驱除。困意渐渐将Peter缠绕,他打了个哈欠,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睡了过去。

Wade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实在不擅长哄人。他看了看怀里缩成一团的Peter,从不知道男孩的碎碎念以及开朗笑容背后这么艰难——天知道他自己快成年的那会儿还在哪里快活着。他的心中一片柔软,忍不住悄悄低下头,嘴唇在Peter的额角碰了碰,这才闭上眼。

第二天他们起了个早,简单洗漱之后准备出发。Peter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若不是他微肿的眼眶Wade都要怀疑昨晚只是他的一场梦。

他们一路向南脚程飞快,但就在他们离南境的城门还有两小时路程时出了些意外——一队巡逻的士兵碰到了正在急匆匆赶路的二人。

Peter在察觉不对的时候立马迅速钻进Wade怀里,Wade也十分上道的一把把他搂在怀里,贴上Peter的脸顺道朝他挤了挤眼让他松开掐着自己腰的手指。刚刚一前一后还有些距离的两人在瞬间变成亲亲我我的热恋情侣。

但这并未瞒过守卫的眼睛——其中一位守卫,看样子大概是首领,冲着Peter跑来,嘴里不听叫着"就是他"。

Peter心里暗暗叫苦——因为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他还没有稍作些变装,这使得看过他的通缉画像的守卫很容易就能把他认出来。千万别让他发现我,Peter在心中暗暗祈祷着,可是也许他祈祷的神正在打盹,在那个守卫的带领下一班人直直将他们两人围住,不给一点解释的机会。

"陛下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个首领说道。随着他一声令下,守卫们都拔出剑冲着Peter冲了过去。

Peter抬手止住了将要变成龙的Wade——这里离城门并不远,若是被看到了一定会招来更多麻烦。于是Wade只好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他的双刀朝着敌人迎了上去。Peter先给自己和Wade都加了一个风系法术让他们的身体更加灵巧,又召唤出一个阵法隔绝了与外界的声音防止招来更多敌人,而后拔剑出鞘也跟着冲了上去。

所幸这些守卫并不很强,Wade几刀下去就解决了两个。尽管如此,Peter仍旧感到有些吃力——他无法对这些人痛下杀手。

Wade偶然间一回头看到的就是Peter狼狈的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吼道:"往要害砍,不然受伤的只会是你!"

"我尽量!"Peter回答道,咬着牙转身避过一击。他的步伐有些凌乱但都能恰到好处的避过攻击,手中佩剑一板一眼的挥舞,一看便是受过良好的训练。而Wade出手看似毫无章法,但刀刀致命,只要捅到敌人身上就一定会留下一道致命的伤口。那一群守卫在两人的反击下一时间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局面就这样僵持下来。

就当Wade一刀下去结果了最后一个守卫,两人都舒了一口气时,变故突然出现了——Peter无意间回头,发现一支暗箭势如破竹的朝着他们飞来。Peter下意识的一把把Wade推开。接着他就听见一声闷响,胸口感到一阵剧痛,身体不受控制的重重倒在地上。

Wade在被推出去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看到男孩摔倒在地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在意识发出指令之前就已做出行动。他三步并做两步跑到Peter身边,小心翼翼的将他抱起。一支利箭洞穿了男孩的心肺,鲜血染红了他的胸口。

"你应该坚持与我签定契约——反正龙总是要被奴役的,这样你就可以共享龙的强大的生命力。再不济也应该你先跑,反正我的伤势能恢复得很快。"Wade张了张口,却只吐出这样一句话。

"所有生命都应该是…自由的。"Peter摇了摇头,断断续续却坚定的说道,"没有生命…生来就应该…被奴役,龙也是。而且…尽管你有自愈因子,恢复的时候…看上去也挺痛苦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Wade说过话。从来没有人会关心他受伤时是否会感到疼痛。曾经想要和他签订契约的家伙们全都是把他当成肉盾,或者是看中了他堆积如山的财宝,因此他从不与人签订契约,因为这样往往意味着他得为了他的狗屁主人奉献出全部。

但也许Peter是不一样的。

一开始Peter给予的异样情感在Wade心中埋下的种子经过昨晚的加持后终于在此刻发芽,怀中人的生命在飞速流失,这让Wade生出一种不惜一切也要留住他的生命的想法。

而Wade从来都是一条敢想敢做的龙。

他先是折断了Peter胸口的箭支,从后背为他取出断箭;再用力一咬舌尖,喷出一股血雾,单手置于血雾之下,魔法在他指尖闪烁将血雾全数染成金色。

金色的血雾凝结成一个繁复的魔法阵,悬浮在两人之间。Wade的眼眸此时也被染成了耀眼的金。他下巴微抬,冲着Peter张口念起契约之咒,声音低沉,仿佛是从上古传来的咏叹调。

"Peter Parker,吾将成为汝之守护者,为汝献上吾之忠诚。从即以往,吾之血肉即汝之剑盾,汝心所向即吾剑所指。"

魔法阵光芒大放,阵眼处浮现出Peter Parker和Wade Wilson的名字,最后渐渐缩小,没入了Peter的心口。

契约成立,至死方休。

tbc

评论

热度(50)

  1. 泠泉煎茶凡锲_咸鱼附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