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贱虫】守护 02

与阿茶 @泠泉煎茶 的联文,再次感谢她的脑洞大纲以及帮我的润色w

01请走这里


Peter走进洞穴来到Wade面前,身上除了变得更加湿漉漉的之外,还多了几道不轻不重的伤口。他手腕翻转,往自己身上丢了个愈合魔法,顺带弄干了衣服。

"比我想象的要困难些,但他们都被你伤的差不多了,伤口都挺深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把握再来试图杀死你。"

"他们太低估黑龙的自愈能力了。"Wade说道,做出一副"那群无知的人类"的表情。然后他哼了一声,布满伤疤的脸好像有点发红。Peter不确定他是不是看错了,正当他瞪大眼睛准备看个仔细的时候Wade忽然开口。

"小子,"他说道,向Peter伸出了一只手,"我的荣幸,不对,感激涕零…"他又皱着眉想了一会,而Peter就在一旁也皱着眉一脸不解的看着他。过了半天,Wade放弃了似的举起手,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好吧,你们人类是怎么表达感谢的?"

Peter听了他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不是故意的他保证,只是,哦老天,看着传说中的恶霸龙绞尽脑汁思考怎么表达谢意实在是…有点儿搞笑。

"他们一般会说'谢谢'。"彼得看了一眼鼓着腮帮子瞪他Wade,连忙憋住笑回答道。

"就这样?"Wade问道,瞪大眼有些不可置信。

"就这样。"Peter肯定的说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在心里记着自己欠对方一个人情。"

Wade像是得到了什么万分正确的答案一样打了个响指,冲Peter眨了眨眼。"现在我欠你一个龙情,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他问道,为自己灵活的创造词语而有些沾沾自喜。

"跟我签订契约?"Peter小心翼翼的问道,看到Wade一瞬间有点儿扭曲的表情立马意识到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于是他拍了拍Wade的肩补充道:"我开玩笑的。"

"那要不我送你回领地?"Wade想到了一个主意。

"但是我暂时还没有回领地的打算——我接下来打算去南境找一个人。"

"Seriously?从你的领地去南境的路线离这儿差了十万八千里!"

"被他们追得太慌不择路了,而且指南针也不小心弄丢了。"Peter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然就不会麻烦你了。"

"OK.成交。"Wade再次打了个响指,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动作。他对于这种方式显然挺满意,把地上堆积如山的宝物都收回了他的储存戒指里,转头示意彼得动身的时候叫一下他就行,然后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陷入睡眠。



Peter显然没有想过Wade飞起来会这么疯。他小心翼翼的收紧了手臂圈住龙的前爪,本来他希望能像北境那些古老的史诗传说里提到的一样,站在龙背上,但是Wade告诉他,只有龙绝对信任的人才能这么做。

"准备——"Wade拖长声音喊到,向上飞行了老高一段距离。Peter翻了个白眼,又来?他叹了口气,听天由命的再次收紧了一点手臂,把自己的身体与Wade的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然后闭上了眼。

Wade忽然完全放弃扇动翅膀,收紧双翼任由身体自由下落,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黑色弧线。猎猎风声在Peter耳边响起,他忍不住稍微睁开了一点儿闭紧的眼睛,看到薄薄的云层在身边划过,湛蓝的天空无边无际仿佛要将他们温柔包围。这是Peter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内心——他小时候就极其喜欢飞行的感觉,哪怕只是腾空而起。但家族的责任不允许他将重心全部放到研究风系法术上,因此他从未体验过传说中的风系法术练习到极致时可以体会到的在空中遨游的感觉——直到现在。

Peter随着Wade极速下降,眼眶不知为何微微有些湿润,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股豪情壮志。他吼了一声似是想要释放出些什么,没想到Wade也随着他吼了两声,龙啸的威力把身旁好好飞行的一只小鸟吓得不轻。

他们一直下降,仿佛离地面的距离一直没有尽头。Wade知道还差几十米就碰到地面时才看看刹车,收住身体再次往上空飞去,Peter甚至感觉到叶子刮过他的耳廓——天知道他们离地面究竟有多近。

Peter把心中的那些羡慕压了回去。不得不承认龙天生就是天空的宠儿,没有人能够将飞行控制得这样好,即使是专修风系的大魔法师也不行。

接下来的路程里Wade没有再次做出这么刺激的动作,也许是因为他也累了,飞行平稳的简直不像他的作风。没过多久他就在一片森林——好吧这地方到处都是森林,Peter都不知道Wade是怎么认路的——中央停了下来。

"我觉得我们今天就到这里,我快要筋疲力尽了,所以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在继续吧。"Wade变回人形,伸了个懒腰说道。

"好的,明天也许我们就要徒步前进了——你知道龙在南境一直不怎么……受欢迎。"

北境和南境水火不容很多年了,两边的信仰始终不一样。在北境盛行的诸神史诗里,龙亦正亦邪,时而和恶魔并肩毁天灭地,时而与英雄们一同站出来拯救世界。而在南境信奉光明神的教义里,龙则是至邪至恶的象征。因此大多数的龙都选择在北境筑巢。

"好吧,好吧。"Wade咂了咂嘴有些不耐烦。"南境有烦人的皇帝、烦人的教会、烦人的圣骑士和主教……他们不会让我们大摇大摆的进去的,我们得来点伪装。背井离乡的父子还是私奔天涯的情侣?"

"拒绝父子。"

"那就情侣,看来是我占便宜了?"Wade眯了眯眼,然后满脸不正经的斜眼看了Peter一眼,吹了声口哨,"真的和看起来一样翘。"

"What???"Peter吓得瞪大了眼睛,虽然他没从Wade的语气里听出什么恶意但是这样的玩笑话确实让平时作风一本正经的小领主羞红了脸。他冲Wade翻了一个超大的白眼,转身丢下一句"我去找点柴火"之后落荒而逃。

由于不久前的大雨,森林里可用的干柴并不多,Peter跑了两刻钟也才收集了一捧。正当Peter嘟嘟囔囔准备继续时,一阵诱人的烤肉香味引得他肚子叫了两声,这时他才想起来他已经两天没有正常的进食了——最多找些酸涩的野果搪塞了事。

Peter沿着香味找了过去,发现Wade正坐在地上喷着火烤一只已洗净去毛的兔子。Peter把柴往地上一扔,看着Wade悠哉悠哉的喷着火,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飞不了了吗?"

"那是因为我肌肉疲劳。"Wade耸了耸肩说道。说话并未改变他喷火的速度,烤肉散发出一阵焦香直往Peter鼻子里钻。

Peter想,他大人有大量就不与Wade计较了——看在烤肉的份上。他接过Wade递过来的两只兔腿,尽管没有什么调料,但兔腿被Wade烤的外焦里嫩,让Peter不顾烫地吃得一口接着一口。

Wade等迅速的解决掉属于他的部分,等Peter也咽下最后一口之后把他带到一个洞穴。

"这是我之前旅行途中休息的时候发现的,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Wade说道,看了看Peter略显单薄的衣服,沉思了一下变回龙的形态,举高了一边龙翼。

"如果冷的话就躲到这下面来,我不希望你变得病怏怏的,不然如果你的属下知道了我一定会被他们追杀——哇哦,名垂青史?"

Peter看了眼冷冰冰的龙鳞,从里衣口袋里掏出几颗魔法种子往地上一扔,催动魔法让这些藤蔓织成了一张矮床的形状:“我觉得是遗臭万年。”

“baby boy你就是个天才!”黑龙毫不犹豫地重新变回了人形,不要脸地挤到Peter身边,“看在有这么舒服的床的份上,不跟你计较啦~”

tbc

评论(11)

热度(60)

  1. 泠泉煎茶凡锲_咸鱼附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