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贱虫】守护

龙x领主AU,一个忠犬攻与妗气受的故事,ooc肯定有,天雷预警。
与阿茶 @泠泉煎茶  一起写的故事,她负责脑洞大纲以及帮我修改w有些片段可以去她那里看看w
他们属于彼此和Mar,ooc属于我




01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带起的阵阵寒气如跗骨之俎般缠绕着逃亡的少年。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依旧是一片灰暗,丝毫没有停雨的意思。

Peter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继续跌跌撞撞的逃跑。雨水使他的视线一片模糊,草树与土地在他眼中模糊成一片不甚清晰的色块,但他不能停下,因为身后的政敌从未停止他们的脚步。Peter甚至能分辨出雨中夹杂着的马蹄声——这说明他们已经靠的很近了。

他感受到身体愈发的沉重,冰冷的雨丝钻入伤口,他却连一个小小的镇痛魔法都施展不了。体力流失的太快了,他咬着嘴唇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费力地抬手再施展了一个微型风魔法提升了点速度。

这可不行,他想到,得找个什么地方回复一下体力。他抬起头刚想要寻找一个庇所,就发现自己似乎闯入了一个很深的山谷,而眼前就有一个幽暗的山洞。

Peter知道自己应该先探测一下里面有没有危险,但他实在是太累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摇摇晃晃的进入了洞穴,并尽可能地走向深处。大约前进了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他不得不停下来,闭上眼靠着山壁坐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听天由命吧,他有些绝望的想道,自暴自弃把脸埋进膝盖之中不再思考外面的情况,憋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混杂着雨水一齐从他脸上滚落。

然而许久之后Peter也未听到追兵的声音。他茫然的眨了眨眼,有些不知道情况——那些家伙绝对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他,除非——

"哇哦这是什么?一只落汤小虫虫?"这时一个有些古怪的语调在他耳边响起。

Peter连忙吸了吸鼻子擦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他的教养不允许他把自己狼狈的一面暴露在人前。他扶着墙站起身,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请问你是?"Peter朝着空气警惕的问道。

"警惕的落汤小虫虫。"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咂了咂嘴好像带着一点儿遗憾。

"What…??"Peter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暗暗咽了口唾沫希望对方不是太难缠的人物,他现在的状态可经不起一次的打斗。"呃,无论你是谁,请问你能允许我跟你共享一下这个洞穴吗?暂时的。"

"还是胆子不小的小虫虫。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那个声音有些懒洋洋的说道,朝着Peter靠近了些。Peter警惕而好奇的抬起头,盯着面前那个巨大而幽深的内穴,微微屈膝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好的战斗的姿势。

一条龙出现在Peter的面前。通身乌黑只有眼眸是金色,紧绷的肌肉以及身上的处处伤疤无不在诉说着他的强健。Peter咽了口唾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政敌没有追着他进来了——这里是龙之巢穴,并且是传说中最为强大也是脾气最为无常的黑龙的巢穴——从来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的地方。

Wade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瑟瑟发抖却依然摆出在他看来不堪一击的防守姿势,刚想逗逗这个小家伙就被迎面袭来的水汽弄的打了一个喷嚏。这可把Peter吓得不轻,他拔出佩剑横在胸前,仿佛要拼尽最后一丝力气。

"Relaaax!Wade Wilson,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你可以叫我Wade."Wade拖长声音说道,幻化成人形走到Peter面前,举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表示自己毫无恶意。他的人形和龙的形态并没有太大区别,穿着一件看起来很奇怪的红黑色战衣,露出的脸部皮肤上都是伤疤。尽管这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也许狰狞恐怖,但对于Peter来说起码比刚才好多了——至少这样会让他有种自己有一争之力的感觉。

"Peter Parker."Peter礼尚往来的说道,然后耸了耸鼻尖,他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血腥味。但这不应该是他身上的——这阵味道从不久之前才弥漫在空气中。他有些狐疑的盯着Wade看了一会儿,嗫喏着开口问道:"Mr Wilson,你受伤了?"

"叫我Wade."Wade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他原地盘腿坐下,无所谓的抬了抬手让Peter看见他侧腰部位的伤口。

那是一道从后腰一直延伸到小腹的切口,皮肉向外绽裂开露出血红色的肌理,四肢上也尽是刀剑划开的伤口,至少两三处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Peter倒抽了一口冷气,在他眼里这些伤口让人看着都觉得疼:"需要我帮你包扎一下吗?"他问道,自顾自地撕下一截外袍准备把它作为纱布。

"包扎?"Wade瞪大眼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但Peter的话确实让他感到心里一暖——从来没有人说过要帮他包扎,尽管他不需要这个,但是面前少年释放出的善意还是如同春天里裹挟着暖流的风一样温暖了他。Wade轻咳两声压下心里这种奇妙的情感,眯起眼带着几分玩笑意味敲了敲Peter的头,"你不知道黑龙最强的能力就是自愈吗?我听说关于龙的知识在你们那儿可是常识!"

Peter是真的忘了,这几天不眠不休的逃亡让他的脑内如同浆糊一样。他支吾了两声左顾右盼的想要假装自己没有问过这么愚蠢的问题。

他的视线顺着地上滚落的几枚金币延伸到了山洞内穴,才发现那里竟然堆着小山一样的金银珠宝,Peter简直怀疑Wade是把整个大陆的财富都堆到这里来了。

Wade看着面前四处打量着的小家伙,思绪却飘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他一直觉得Peter Parker这个名字让人觉得有些熟悉。Parker!对了,Parker,大陆北境三位领主中唯一的鸽派领主,听说不久前最后一位忠心耿耿的将军Ben及其夫人May在护送小领主出逃时折损,年轻的首臣Harry率领全城投降,而Peter则是他们家最后的血脉。

身世悲惨的小领主。Wade默默地在Peter身上贴上了这样一个标签,然后看见他悄悄地打了一个哈欠,没过几秒又把另一个咽了回去。

"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会?"Wade看着Peter把第三个哈欠憋住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他觉得如果他不问的话,这位小领主大概会一直为了保持他良好的教养而硬撑下去。

Peter知道他不该答应的,他不应该在陌生人——陌生龙面前随意放松警惕,但他实在是太累了,而且Peter并未从对方的眸子里感受到丝毫恶意,于是他点了点头顺从的缩成一团,抱着膝盖没过几秒就陷入了梦乡。



Peter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Wade已经不耐烦的站了起来,正抬手准备变回龙的形态。刚刚结了一层薄痂的伤口随着他的动作再度裂开,细密的血丝从里面渗出。

"我的仇家,我得出去会一会他。"Wade转头对着Peter说道,算是解释。

"但是你的伤口都裂开了,你现在不应该有太剧烈的动作!"Peter跟着站起身,不赞同的说道。

"我必须要去解决他们的残党,不让以后他们会想发现肉块的苍蝇一样一直嗡嗡嗡烦死我。一条龙的财富对他们的吸引力简直超越了他们的生命,天知道——"

"我可以帮你去解决他们,只是一些残党的话我还是可以做到的。"Peter说着站起身,手轻抚上佩剑。

Wade再一次瞪大了双眼,保持着将要变成龙的姿势顿住,使他看起来有几分滑稽。Peter的话再一次使他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感觉——从来没有人会为了他作战,为了一条龙?别搞笑了龙可是这片土地上战斗能力最强的种族,他们从来都是被人们穷尽各种手段骗取契约,然后被驱使去作战的对象,要不就是被屠戮以夺取财富的对象。从未有人会为了保护一条龙而战。

Peter看了看呆在原地的Wade,权当他默认了。于是Peter蹑手蹑脚的朝着洞口摸了出去,等到Wade想要阻止他时已经来不及了。

tbc

评论(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