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贱虫】记梗 末世au

没错又是末世au
最近好喜欢这个设定啊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堆考试又没时间写大长篇x
然后就把最想些的片段写出来吧就当记个梗
文笔差写不出感觉我的锅(跪
其实应该也可以当成完整的来看了…吧?(


他们都知道在这个偏离轨道的世界中终将会迎来分别的那一天,但是谁也没想到那一天会来的那样快,那样令人措不及防。

彼得再次以矫健的动作将一个小女孩从死神手中夺回,如同他已经做过的千百次那样。但他这次不再像以前那样那么幸运,丧尸锋利的指甲划破了他的制服,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没事的,要知道我有蜘蛛力量,不会这么容易被传染。”彼得有些无奈的拍了拍紧张的像大型犬一样围在自己身边的转来转去嘀咕不停伙伴安抚到。但他心里并没有底。他感觉到伤口在发热,在溃烂,他仿佛能感受到毒素侵入体内,仿佛能听到周边细胞被丧尸病毒同化的尖叫声。

你不会有事的,彼得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你还没能拯救世界,你还没能跟韦德说你该死的喜欢他。他淹了一口唾沫,决定不再去想那个该死的伤口。于是彼得转过头冲韦德笑了笑,安抚了一下那个小女孩,把右手藏到身后,仿佛这样那个伤口就不再存在。

彼得笑嘻嘻的把小女孩带到她的父母身旁,看着他们的语无伦次的表达着他们的感谢,心里和平时一样油然升起一股骄傲——为韦德,也为他自己。但与平时不同的是这股骄傲混杂着一点儿苦涩——为了他隐隐作痛的右手。即使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面对这一天的准备,因为他知道韦德不可能每次都那么恰到好处的救到他,但等到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心里仍然拒绝接受这样的消息。

他有太多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

————————

“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彼得我…”

彼得与韦德同时开口,只是一个盯着天空,一个看向地面,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你先说?”
“那你先说?”

“我…”
“我…”

彼得有些踌躇的踢了踢地上的石头,左手抚上被划伤不久的隐隐作痛的手臂,遮住了那一片带着灰黑的青紫色。不能再等了,快没有时间了,他想到,张开口准备打破这阵令人感到有些甜蜜的尴尬沉默。

“我是说,这听起来可能有一点儿不可思议,如果让你觉得不适的话我先道个歉。”彼得说道,脸颊有些红。他又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为自己争取时间准备措辞,却越想越怂。最后他干脆眼一闭心一横,不管不顾的大声冲着对面说道:“好吧,听清楚了韦德威尔逊,我,彼得帕克,噢去他的…有那么一点儿……喜欢你……”

而他的声音却该死的越来越小,最后甚至犹如蚊呐,不知道韦德有没有听见。他抿着嘴唇,眼睛死死闭紧不愿意睁开。

一双的手抚上彼得的肩胛,将他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男人平时轻佻的声线压的有些低沉,带着浓浓忧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他问道。

彼得吓得猛的睁开眼,韦德的眼眸出现在他眼前,里面凝聚着的浓浓关心融进他的心脏,让他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怎么会,我能有什么事呢?”他呢喃着,像是在说服韦德,又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他偏过脸捕捉到韦德的嘴唇,用自己的轻轻在上面蹭来蹭去,就像他之前在梦里做的那样。韦德看着眼前尽管已经羞的脸颊爆红却仍然执着的,温柔的盯着他的眼睛的男孩,叹了口气把那些思虑扔到脑后——反正等到男孩愿意的时候他会跟他说的,他们是最好的伙伴,现在已经升级成为恋人了。韦德准确的捕捉男孩的唇瓣,将其含进口中。

男孩口中的淡淡奶香与男人气息中有些辣的烟草味交织在一起。唇齿相依的感觉是那么的棒,他们似乎能够透过这个吻直直触碰到对方的灵魂。

“我爱你,彼得。”男人的话语在唇间响起,像是在轻叹。“所以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要瞒着我,我们一起面对。”

————————
病毒扩散的很快。

彼得的半边身体已经变成了不正常的灰黑色。他开始发烧,时不时的冒出两句胡言乱语。

韦德是个粗心的人,但这不代表他对他的宝贝男孩不上心。他其实挺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在彼得告白后的不久。但他一直没有说破,因为他知道彼得不想让他担心,于是他就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乐呵呵的样子,希望彼得看着舒服一些。

但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韦德抱着瘫软在他怀里的恋人,粗糙的皮肤轻抚着他温度高的不正常的脖颈。韦德俯下头,蜻蜓点水般一下一下轻啄着男孩的额头,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面庞蜿蜒而下。

彼得在他怀里抽搐了一下,睁开了眼睛。蜜糖色的眼眸毫无焦点。他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瞳孔缓缓收缩,终于变回了正常大小。他冲着韦德笑了笑,青灰的脸色配上无力的笑容叫人心疼无比。

他张开口,说的话却如同利刃一般直直插入韦德的心脏。

他说:“韦德,杀了我,我不想,我不能变成那样。”

“不可能。”韦德把脸埋进他的发梢,假装这样可以藏住他的眼泪。“我可以砍下自己的肉喂养你,不会让你伤害到别人的。”

“但我们都知道那不是彼得帕克了,韦德,那不是我。”

韦德没有回答他,只是啜泣声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嚎哭。

“对不起宝贝,我,我没有救下你——”

“不是你的错,韦德,我们都没有错。”彼得抬起手抚上他男朋友的脸,顺着疤痕一路向上,动作轻柔的抹去了他的泪痕。彼得的眼睛在不知不觉中已盈满泪水,但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他有些艰难的将手搭上韦德的背,然后用力收紧。

“我如果变成丧尸一定是最厉害的一个,蜘蛛丧尸啊哈——”彼得在他男朋友的耳边小声嘟囔着,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韦德吸了吸鼻子,也配合的笑着,他们谁都不想把最后的一点儿时间变得那么糟糕。

他们只是一直一直拥抱着,仿佛融合在一起了一样。

“我觉得…差不多了。”彼得的声音忽而响起,干涩而喑哑。韦德狠狠闭了闭眼,
收起了眼泪。他吻住彼得的唇,手臂再一次收紧,仿佛要将怀里渐渐僵硬的躯体嵌入自己的身体里。

“宝贝我爱你。”他说着捂住了彼得的眼睛,将一把枪抵上他的后背。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也爱你。”

“宝贝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再见宝贝。”

子弹随着落下的话音穿透了二人的身体。

——————
几年后。

“总结一下,我喝药剂,丧尸吃我,我再生,更多的丧尸都来吃我,然后他们都会死。”韦德说着,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枪,仿佛话语间的主角不是他自己。

“是的,最后您也会死。”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推了推眼镜。“您可以选择拒绝。”

“为什么拒绝?哥终于可以死了。”韦德说着,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但是你要记着,我不是为了愚蠢的人类大义去死的。我是为了一个人。”

“我要你帮我记着他。哥只有这一个要求,你点头哥就干。”

“他是彼得帕克,也是蜘蛛侠。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有柔软的棕色头发和眼眸,笑起来像蜜糖。他就是哥的天使。”

“但是哥的记忆力很差,哥要忘记他了。”

“哥不能忘记他。嘿趁着哥还有点印象的时候我必须得下去找他——哥一定能找到他的。”

“说完了,你要保证记得。”

“好了,药剂给我吧。”

“再见。”

Fin.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