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贱虫】It's the right time. 01

末世 au+你的名字交换身体梗


食用说明:
·文废文废文废重说三x
·大概也许是双视角写 如果计划不变的话x
·我…尽力不坑(跪
·手机码字更新估计很慢请见谅qwq
·他们属于Mar和彼此,ooc属于我



为了防止我们交换身体的事情被发现我要和你约法三章。
不许随便和女生说话,特别是调戏!
不许随意反抗弗莱士!记住彼得帕克的身份!
不许乱花我的钱!
在我身体里的时候要记住帮我巡逻!

彼得用力的一笔一划的在纸上写到,力道大的快要划破他手中的纸——他想借此表达他心中的愤怒。

随着一声轻响他盖上笔盖,微微合上眼睛轻叹了口气。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和一个生活在三年后丧尸世界里的叫韦德威尔逊的雇佣兵不定时的交换身体。一开始他曾经以为那是一个梦,但是怎么有梦会如此真实——真实到甚至给他身边的人都留下他那天很奇怪的印象?

彼得摇摇头将这些都抛到脑后,爬上床躺好。他在学着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主教那样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尽管他并不信基督,但是仁慈的上帝想必还是能够听到他的祈祷。希望明天不要再和韦德交换身体了,因为那个家伙也许根本就看不进他写下的那几行字!想想他都干了些什么,在学校里和弗莱士大打出手,随意调戏女生,旷课,甚至花光了他口袋里的钱!想想第二天他回到这儿后人们看他的奇怪眼光!

彼得带着淡淡的焦虑与一丁点儿的忧愁,进入了梦乡。



01

彼得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入眼的是一片灰黑色。米黄色的墙纸已经几乎完全从墙上脱落,露出了它身后伤痕累累的老旧水泥墙。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却给人感受不到任何暖意。被随意扔在地上的红黑色制服发出一股干涸血液特有的腥臭味,混杂着地上吃了一大半的墨西哥卷的味道直直袭入彼得——或者说是这具属于韦德威尔逊的身体的鼻腔。

一看到这样的景象彼得就知道他又来到了韦德的体内。

他从床上爬起,浑身肌肉不听使唤的发出一阵酸疼,仿佛在叫嚣着罢工。彼得活动了一下身体——尽管这种感觉让他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但是他知道如果不活动开来待会他将要面对的危险将会翻倍。

因为这不是一个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法律无法约束的时代。

在丧尸的破坏下城市已变得满目苍夷。许多人类团结起来抵抗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但总有那么一些人心底的恶念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开出花儿结成恶果。绝对的实力代表着一切。人们心底犹如跗骨之蛆般无法驱赶的各种欲望在没了法律的约束后生根发芽,如同野蔓般疯长。人们不仅要提防来自丧尸的袭击,还要小心不知何时出现的来自背后猝不及防的一刀。

而韦德在这一方面毋庸置疑做的很好。

他关系密切的朋友少的可怜,并且在数个基地都有安全屋。在基地高层者之间流传这一句话:没有死侍完不成的任务,只有他不愿意做的。所有基地的领导者都十分愿意付出代价来讨好死侍以求得他开金口帮自己铲除那些有威胁的高阶丧尸——并非是他们不想雇佣死侍来除去人类中的竞争者,只是死侍很早时就曾放出话说他绝不参与人类之间的斗争。

彼得胡乱想着,终于将这具身体上的每一根筋舒展开来。他跳下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将韦德的双刀与枪全数带上,然后拿出了属于韦德的手机——他们约定好了如果有什么想让对方知道的事就写在显眼的地方。

"没什么重要的事——哥都已经处理好了。如果明天你过来了的话就随便浪吧!不用感谢哥!以及出门记得带上头套030"

最近的一篇日记如是写到,日期是昨天。

彼得大大的舒了口气,他真怕韦德留下什么任务给他——对于还不能把韦德的性格熟记于心的他来说这意味着他很可能无法扮演好韦德的这个角色。尽管韦德平时有些疯疯癫癫的因此忽然性情大变也不会让人感到很奇怪,但他还是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他有些臭屁的感慨了一下自己的贴心,同时祈祷着在他身体里的韦德不要再做出什么惊人举动——上一次他的狂放狠狠地吓了梅婶一跳。

彼得从地上一堆脏兮兮的制服里翻找出一个勉强还算干净的头套有些嫌弃戴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厚厚的乌云遮盖住天空不留下一丝给阳光通过的缝隙。没有阳光的阴沉天气使人们的心情也差了许多。不远处一个男人把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一把推开,低声咒骂了几句之后快步离开。女人拢了拢她的长发,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后朝着彼得走过来。

女人穿着暴露,身体完美的曲线被衣着称露的诱人无比。她抬起手背揩了揩眼角将一丝殷红憋了回去,冲着彼得露出一个挑逗的笑容。"来吗?"她伸手揽住彼得的肩,凑到他耳边说道,尾音特地有些勾引的上扬。

彼得立刻知道了她的身份。这是各个基地里十分常见的事情——无依无靠的没有劳动力的女人们只能靠出卖身体换取一点儿食物果腹。他有些尴尬的后退两步,支支吾吾的拒绝了那个女人的邀请。尽管他想帮她,但不应该通过这种方法——要知道上帝啊他还有半年才成年。死侍拒绝和主动邀请他的女人来一炮这可是大新闻,希望韦德明天回来发现自己成为八卦对象之后不会想要杀了他。

彼得在面罩后苦笑了一下,保持着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跟在那个女人身后。他们穿过了大半个基地来到了最破旧的西边,这里住着的大多数是没有能力自保的老弱病残。女人小心翼翼的绕过几个瘫倒在地上一看便是来寻欢作乐的胡子拉碴的大汉,走进了一个缺了一角的帐篷里。

彼得看见她抱住她的两个孩子,肩膀微微耸动像是在哭泣。他透过缺口看到帐篷里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上面摆着一大块也许是被用来当做被子的破布。一大两小三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尽管连藏在帐篷外的彼得都听见他们肚子叫的声音了,但仍然没有一个人哭闹。

彼得叹了口气,站在绝对不会被发现的角度——他不想给韦德添麻烦,比如让人们以为他是个慈善家而后都来求他——将随身携带的两包压缩饼干通过缺口投掷进去,然后迅速的离开了现场。他的内心对于韦德的身体要饿半天感到有点儿内疚,不过想到韦德现在在他的身体里,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大概还拿着他辛辛苦苦挣到的外快在餐馆里大快朵颐,心里的那点儿内疚立马跑的干干净净。

彼得从基地的侧门走了出去,既然今天没事干他打算去观察一下丧尸,说不定能想出什么方法来扭转这一切——不是他自夸,他的化生成绩从来没有掉出过年纪第一。毕竟这是他所在的时空的三年后,他应该尽自己所能来避免自己所在的那个时空三年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也许是因为人们都因为丧尸而感到心力憔悴没精力再去破坏自然环境,一路上植物生长的异常茂盛,郁郁葱葱一片简直让彼得生出自己其实身处于植物园的错
觉——如果忽略隐约能够嗅到的一股腥臭味的话。

彼得的脚步忽然停住了,他看到一个丧尸正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来。说实话这是彼得第一次看到丧尸,前几次他为了不出错都只是缩在基地里从未出来过。

眼前的家伙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类——他裸露在外的肌肤被毫无生命力的绝望的灰色所充斥,眼球凸起带起一片变成干瘪的黄色的眼白,恍若一朵毫无生命力的枯萎的花朵。他——或者说它的一只手臂松松垮垮的挂着几块破布般的皮肤,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弯曲着,五指向上翘起,似要抓住点什么表达自己的不甘。

彼得明显被吓了一跳,习惯性的抬手做出发射蛛丝的动作想把自己挂在什么上面以此给自己带来一点儿安全感,但那道白色的弧线并未如预期般的出现。这时他才想起他还待在韦德的身体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我得做点什么,他看着那个忽然变得兴奋跌跌撞撞向自己这边跑来的丧尸默默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我得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既然命运安排我看到这样的场景,那么一定是要我做出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他这样想着,拔出刀以十分笨拙的姿势斜斜砍入面前丧尸的脖颈,确保一击毙命后在那个丧尸胸口画了个十字,尽管他不信教,但是这时候确实需要一点信仰来给予抚慰。

彼得匆匆赶回韦德的住所,决定给韦德写点什么——他若想改变这一切一定需要另一个人的帮忙,他需要另一个人来协助他,在他回到自己的那个时代的时候。而在这个只有韦德能理解他的时代,如果他愿意帮助自己那就再好不过了。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