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贱虫】自那以后07(哨兵向导au)

改造哨兵Wade Wilson x 能力超强反正就是有金手指向导Peter Parker

01请点这里

02请点这里

03请点这里

04请点这里

05请点这里

06请点这里

设定:被改造成哨兵的雇佣兵捡到了一个为了逃避强制配对而从塔里跑出来的年轻向导。Wade因为是改造的哨兵所以没有精神向导,Peter的精神向导是蝇虎蜘蛛(善于攀爬跳跃,不善结网)
Peter仍然拥有蜘蛛能力,Wade仍然拥有自愈因子
Wade被塔里部分激进分子从普通人改造成哨兵(x计划)
Peter是孤儿设定,小时候本叔过世,(尽管我很爱梅姨但为了设定没有她出场抱歉qwq)从小在塔里长大,塔想要将其洗脑成只听哨兵话的三好向导但是因为Peter的蜘蛛感应洗脑失败
私设大概还有一堆orz第一次写哨向有不科学的地方千万别打我x

这篇大概会是长篇,希望能够不坑…?

#他们属于Mar属于彼此,ooc属于我x3

在这里悄悄加一句补充一下Wade在这篇文里的设定x大概就是杀过不少人但这些人都或多或少的参与过x计划,直接或者间接的杀过不少人。


淅淅沥沥的雨声遮掩住了几个哨兵故意放轻的脚步声,在夜幕的遮掩下他们蹑手蹑脚的靠近了Peter和Wade暂住的旅馆。

蜘蛛感应在Peter的脑子里拼命似的叫嚣着,让Peter在几乎不到三秒的时间内迅速清醒过来。他迅速推醒了Wade。"我的蜘蛛感应一直在叫。"他说,"而且我感觉到有好几个哨兵正在朝着我们摸过来。"

Wade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迅速清醒过来,缩到窗边探出一点点头,哨兵敏锐的视力让他捕捉到了旅馆边上的小道旁不停摇晃的灌木丛和旁边的黑影。

"我们得想个办法,你说直接从这里跳下去怎么样?然后再来个超级英雄式降落——我敢打赌再来个盾牌会更卖座。"他说着,偏过头看向正在往手上安装蛛网发射器的Peter,成功收货了一个白眼,撇撇嘴决定换个话题"你能干掉几个?"

"他们带了一个向导——接受过特训的那种,虽然比我差一点,但还是给我造成了不小阻碍。"

Peter闭上眼,把他的精神体召唤了出来,小指大小的蜘蛛跳到窗台上,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我让Andy——我的精神体去看看情况。"他走到了窗户旁,转过头朝着Wade挤挤眼,"待会听到声音再出来,我有办法掩护我自己,但如果再加上一个哨兵就难办了。"他说着一弯腰贴着窗口滑了下去,徒留Wade一人站在原地干瞪眼。

Peter贴在墙上,轻手轻脚的沿着墙爬到旅馆的楼顶,半蹲着缩在一堆杂物后,屏住呼吸睁大眼根据Andy传回的消息寻找着隐藏在树林里的哨兵。他确认了六个哨兵的位置——同时控制六个哨兵是他最佳状态下的最好记录,但是去他的,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

"Come on, Peter. 你可以的——总不能输给这些哨兵。经过良好训练的向导居然被哨兵反噬,哇哦这听起来真是太逊了。"

他打开屏障将自己的精神放出,有节奏的敲击着哨兵们的精神屏障,由轻到重,由慢到快,尝试着催眠这些哨兵。有两个看起来未经训练的哨兵被他催眠,安静的待在原地,而剩下的四个看起来都是接受过塔的良好训练的。

这就有点麻烦了,Peter想着,自己的攻势明显已经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大概已经通知了随行的那个向导。Peter暗自算着自己所拥有的时间,加快了对哨兵们屏障的攻击。

看起来最年轻的哨兵的屏障边缘已经隐隐出现了裂缝,他的精神体缩在精神图景中挣扎着,茫然与不知所措爬满了他的面孔。没过一会儿,他的精神屏障就从四周往中间一片一片的碎裂开。失去了屏障的年轻哨兵尖叫着捂着头,他的感官超负荷的运转使他没过多久就晕倒在地上。Peter轻轻安抚了一下他的精神体——尽管它并不领情,没有再像塔里所教导的那样将他的精神图景彻底破坏。

剩下的三个哨兵要难办的多——他们看起来不仅接受了塔里的训练,还亲身经历过不少战斗。

"所以我居然有这么高的价值,能让塔出动三个精英哨兵?虽然有些可能是Wade的敌人派来追捕他的。我该感到自豪吗?"Peter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加大了攻势。希望那个向导不要来的那么快,Peter心里暗自祈祷着,闭上眼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对屏障攻击上。他不断撞击着哨兵们的屏障,还分出了一点精神触丝给那些哨兵制造着干扰的幻觉。

雨滴砸到Peter头上的杂物上发出阵阵闷响,大颗大颗的水珠顺着杂物的边缘低落下来,打湿了Peter的头发,再顺着发梢浸湿了衣领。接近黎明的雨水带着和着风带上了有些刺骨的凉意,但Peter无暇顾及这些。在他的攻势下又有一名哨兵的屏障开始松动,这让Peter忍不住翘起嘴角露出一个笃定的微笑——他知道自己的能力足以保证只要自己不出现,塔的人无法找到自己,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他们的人手消磨殆尽。

就在这时,本该是带着雨水清甜的空气中渐渐多出了一丝血腥味。很淡很淡的气味在空气中逐渐扩散开来,Peter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不可能是Wade,塔里的那些哨兵不会是他的对手——那么这阵气味的来源到底是……?Peter皱了皱眉,脑中的一个想法让他忽然瞪大了眼瞳孔猛地一缩。"Andy, 去旅馆老板的房间里看看,快!"他说着,语调焦急。"求你了,千万,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样。"Peter小声的呢喃着,暗暗催促着精神体加快动作。

Andy很快就爬进了旅店老板的房间,只是Peter通过它看到的景象简直令人发指。旅店老板和他的妻子躺在床上,双眼瞪大,脸上写满了惊恐与痛苦。他们的脖颈被割开,身上有着大小不一的伤痕,飞溅出的猩红血液铺满了半面墙壁。墙壁上方用血液写了几个大字:出来吧,Peter,一小时。他的女儿在我手里。我们还有整个小镇。

Peter看着这个场景痛苦的闭上眼,歪过头有些无力的靠在身旁的杂物箱上。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求你了,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Uncle Ben浑身是血躺在自己面前的场景再次浮现在Peter眼前,给他补上了重重一击。都是因为你,他这样想着,痛苦的抱住头,如同被逼到墙角的困兽一般缩成一团,喉咙中发出了有些破碎的呻吟。愧疚以及自责如同两条带着荆棘的藤紧紧缠绕着他,随之而来的的愤怒将他的理智挤去大半。

Peter有些崩溃的将自己的精神毫无保留的全部倾泻而出,攻击着剩下哨兵的屏障,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一毫作为防御——不要说向导,这时就是个稍微受过训练的哨兵也能把他击垮。他用尽全力重重的,毫不留情的击打着对方哨兵的屏障,不仅仅是他所锁定的那几位,而是他能感受到的所有哨兵。这种最普通也是最原始攻击方式在绝对的实力优势下十分奏效,给对方带来了不少困扰,让不少的哨兵陷入了混乱中,但这么肆无忌惮并且毫无保留的攻击把Peter暴露在了塔的人的面前。

Wade就在这时出现在Peter身后,通过连接他感受到了Peter剧烈的情绪波动。哨兵放出自己的屏障将Peter护在里面,蹲下身掰过他的脸让他正对着自己。少年的眼眶憋的通红,眼角还带着一点未干的泪痕。他的脸上写满了内疚,自责,愤怒,它们融合在一起交杂出了浓浓的无助。他没有理会Wade,只是双目无神的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Wade看着男孩,种种情绪随着他们的精神连接传到他的脑中,是那样的强烈以,那样的真切。他张了张嘴,平时善于说俏皮话的嘴仿佛在这时失灵,无法找出合适的安慰的话。"这不是你的错——就算换成其他人他们也会这么干的。"他憋了半天只挤出这样一句话,于是干脆放弃了语言上的安慰,只是抱住男孩,用自己所能表达出的最温柔的安抚传入男孩的精神图景,轻吻着男孩的额角。

这样的安抚很奏效,Peter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他抬起头,棕色眼眸中逐渐有了焦点。Peter把他刚刚看到的全部告诉了Wade。

"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他说,语调仍然有些破碎。

Wade环住男孩的肩,手轻轻在他的脊背上拍着,少有的陷入沉默。天空渐渐亮了起来,将生未生的太阳给天空带来的暖金色的光边。少年柔软的轮廓也随之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光晕,整个人显得有些不真实。

"我很抱歉,Wade,我得离开了。"Peter说道。

"一切都因我而起,我必须去了结这件事。"

Peter轻轻推开Wade的怀抱,站起身。他看着沉默的半跪在地上的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大狗一般的高个子哨兵,将他拉了起来。

"hey别这样,搞得像我抛弃你似的。"

哨兵抬起头,脸上写满了控诉。"你就是!"他有些愤愤的说着,"简直就像拔吊无情的负心汉!"

Peter冲他翻了个白眼,按着他的脖颈让他低下头,吻住他的唇。Wade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小心翼翼的看着Peter,在他没有反对的表情下欣喜若狂的加深了这个吻。Peter趁机加固了他们的精神连接。我就在你身边,他不停的向着哨兵传递着这个消息,直到Wade放开脸憋的有些通红的他。

Peter冲他翻了个白眼,按着他的脖颈让他低下头,吻住他的唇。Wade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小心翼翼的看着Peter,在他没有反对的表情下欣喜若狂的加深了这个吻。Peter趁机加固了他们的精神连接。我就在你身边,他不停的向着哨兵传递着这个消息,直到Wade放开脸憋的有些通红的他。

"我能搞定的,就等着看我带着那个小女孩一起跑出来吧——当然需要你的帮忙,我是说,反正我们已经呃,精神结合了联系也挺方便。"Peter想到接下来的分别,心里一阵难过,有些语无伦次。他头埋在Wade的颈窝有些不舍的蹭了蹭,再次抬起头时已是一脸坚定。

Wade看着他的向导,叹了口气,伸手在他的肩上使劲拍了拍。"随时联系我,自己小心——我可不想跑到什么教堂前去把你捞出来。①"

Peter再次轻轻踢了Wade的小腿一脚。"你就不能说点好的。"他抱怨道,感受着Wade撤下一直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屏障,最后抱了Wade一下,"藏好了!"他说着,贴着墙面迅速爬下。

"我在这里。"

Peter用精神将这句话传出,站在原地等待着塔的人员将自己带回刚刚逃出不久的地方。尽管将要再次回到那个地方,但他的心早已不会为此而感到恐惧,因为他知道他的哨兵永远站在他的身后,在他需要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而且他可以确定,不久之后他们必将团聚。

①指KSM里Harry被手机芯片发出的辐射(?应该是辐射吧不太记得了x)影响一个人挑翻了一个教堂的人,被Wade用来提醒Peter不要受塔的控制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