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贱虫】自那以后06(哨兵向导au)

改造哨兵Wade Wilson x 能力超强反正就是有金手指向导Peter Parker

01请点这里

02请点这里

03请点这里

04请点这里

05请点这里

设定:被改造成哨兵的雇佣兵捡到了一个为了逃避强制配对而从塔里跑出来的年轻向导。Wade因为是改造的哨兵所以没有精神向导,Peter的精神向导是蝇虎蜘蛛(善于攀爬跳跃,不善结网)
Peter仍然拥有蜘蛛能力,Wade仍然拥有自愈因子
Wade被塔里部分激进分子从普通人改造成哨兵(x计划)
Peter是孤儿设定,小时候本叔过世,(尽管我很爱梅姨但为了设定没有她出场抱歉qwq)从小在塔里长大,塔想要将其洗脑成只听哨兵话的三好向导但是因为Peter的蜘蛛感应洗脑失败
私设大概还有一堆orz第一次写哨向有不科学的地方千万别打我x

这篇大概会是长篇,希望能够不坑…?

#他们属于Mar,ooc属于我

在这里悄悄加一句补充一下Wade在这篇文里的设定x大概就是杀过不少人但这些人都或多或少的参与过x计划,直接或者间接的杀过不少人。



Peter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顺手把头上乱糟糟的假发摘下来,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揉了揉眼,有些反应不过来。"现在是几点了?"他问道,声音带着一些刚睡醒时特有的软糯鼻音。

"十一点——大概是十一点?"Wade回过头看了看确认了一下Peter没有再次睡过去的意思,把手伸到副驾驶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塑料袋里摸出一个三明治和一盒牛奶丢向后座。Peter险险将其接住,撕开三明治的包装袋咬了一大口。

Wade按下车上的音乐按钮,将音量调大,震耳欲聋的摇滚瞬间充满了整个车厢。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着节奏摇晃着,一脸沉醉在其中的表情。

"hey我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会儿,而不是靠着摇滚提神。说真的你昨晚睡了吗?"Peter咽下了一口三明治,冲着Wade的耳边吼道,怕他听不见还屈起手肘轻轻捅了捅Wade的肩。

"大概睡了一个小时?没事儿甜心,我之前出任务的时候试过三天三夜没睡,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的——好吧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狂暴?但是有你在这就不是问题了。"Wade摇头晃脑的大声说着,"还是说你不及待的想要跟我去宾馆共度一夜?不得不说你的女装真是赞爆了!"他转过头冲着Peter挤了挤眼,收获了一个白眼和一句"Go fuck yourself. "

Wade有些遗憾的耸耸肩,转过头继续盯着路面。Peter把最后两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捧着牛奶小口的喝着。这两天的生活是自觉醒后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塔里的Peter从未感受过的,但也就是这两天的刺激生活才使他真正有了活着的感觉。Peter舒服的叹了口气,放松四肢让自己瘫在后座上。

亮金色的阳光斜斜的从窗户洒进来,柔和的落到男孩有些稚嫩的面庞上。男孩微微眯着眼嘴角稍稍上翘,缩在座椅上好似一只餍足的猫儿。Wade抬起头无意间瞄到后视镜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面。他的心不争气的跳了跳,瞬间柔软下来。这真是太他妈的棒了,Wade想着,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种将这个场景一直守护下去的冲动。

大概过了六七个小时,Wade开下了高速,在一个小镇附近的树林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了车。他叫住了准备下车的Peter,扔给他一套男装,Peter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出来时为了变装而套上的裙子。

Wade在Peter换装的这段时间迅速处理了一下脸上的妆容,擦掉了夸张的眼影和唇彩,遮住伤疤套上假发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男人。他把头套和制服塞进一个双肩包里,又随手塞了一点东西让这个背包看起来像个正常旅游的人的背包,转过身看到的就是已经换好衣服爬下车正在伸懒腰的男孩。稍微有些小的上衣掀起,露出了男孩漂亮的腰线。Wade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把Peter的贴身背包从后座拎出来,交到他手上。

"待会我们随便找个旅馆休息一晚上。统一一下口供,就说是出来旅游的父子——"Wade话还没说完就被Peter轻轻一拳不痛不痒的捣中腹部。

"休想,最多是兄弟。"Peter说着冲着Wade翻了个白眼。

"好吧,兄弟就兄弟。"Wade说道,十分夸张的叹了口气。

他们背着各自的包肩并肩踩着铺满柔软落叶的土地在森林里行走,夕阳给眼前的一切都镀上了暖黄色的光晕。眼前的一切对于目前人生大部分时间都被关在塔里的Peter来说是那样的新奇,他一边走一边十分新奇的四下望着,仿佛想要把一切都映入脑中。

Wade看着一脸好奇的男孩,十分配合的放慢脚步。这样的行径速度使他们大约多花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小镇上唯一一间旅馆前。大概因为这里是比较偏远的地方,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旅馆的老板并未要求他们交出身份证明之类的证件,这让两人都松了口气。

"要几间房?"老板笑眯眯的问道。

"一间!""两间!"

"宝贝儿我们得省着钱花!"Wade转头看向Peter,义正严辞。

Peter不得不承认他说的确实有道理,哼哼唧唧的冲着老板说了声抱歉,表示了他也想要一间房。

"好的,那你们要大床还是双人床?双人床对吧?"老板自顾自的说着,转过身在柜台翻找钥匙。Peter踢了Wade的小腿一脚警告他不要乱说话,于是Wade只好合上了刚刚张开的嘴。

两人拿了钥匙之后走到房间,Wade一进门就扑到床上,舒服的翻了个身,没过两分钟就响起一阵鼾声。Peter挑了挑眉,看着这个连鞋都没脱就睡的香甜的雇佣兵,走到他身边戳了戳确认他真的睡着了,有些不可置信的咂咂嘴。他帮Wade把鞋脱下来,又把薄被子从Wade的身下拽出——为此他甚至用到了一点蜘蛛力量,然后抖开盖在他身上。做完这一切后Peter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包,准备去买一些消耗品。

Peter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小镇里的超市。他买了一些压缩饼干,水和一些应急的药物以防万一,回去的路上又顺手买了两人份的披萨准备将其当作晚餐。

Wade意识渐渐回笼,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窗外已经暗下来了的天空,哼哼两声翻个身准备继续和床相亲相爱。但Peter显然很不赞同他的决定——于是Wade身上的被子被掀开,清凉的空气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醒了?醒了就去把桌上的披萨解决了。"Peter推了Wade一把,再次爬回自己的床上翘着脚把耳机塞回了耳朵里。

Wade这时才注意到床头柜上放着的披萨,虽然已经凉透了但看上去还是那么的诱人——特别是对于错过晚饭的Wade来说。他快速的挪到床边,抓起披萨就往嘴里送,一口接着一口毫无形象可言。Peter被他震撼的吃法小小的吓到了,但是看在他吃的那么欢的份上就随他去了。

耳机里悠扬的音乐配上窗外淅淅疏疏的雨声,呼吸时鼻尖都是下雨时特有的湿润空气,自己的哨兵——虽然不知道又闹什么别扭设立了精神屏障但至少他们已经建立了精神结合,就算精神结合比较容易被打断但那至少也是结合的一种。Peter惬意的眯了眯眼,简直快要忘掉自己还处于逃亡途中。

接着他又把吃完晚饭想要再次缩回被窝里的Wade赶去洗澡,"我感觉自己简直要变成一个全职保姆——你Dadpool的风范呢?"

说完这句话Peter就后悔了——Wade转过头一脸哀怨的抱怨下午明明是Peter不让他当Daddy。Peter咽下了即使是兄弟你看起来也是当哥哥的这句反驳——天知道为什么Wade总会有更多的理由来反驳他,无视了Wade的一脸哀怨把他踹进浴室。

当晚他们为了养足精神继续第二天的逃亡早早的就躺下了。也许是雨声过于催眠,又或许是沁人心脾的空气让人心情舒爽,两人基本上是沾枕即眠,一夜好梦,直到后半夜Peter被叫嚣着的蜘蛛感应吵醒。

tbc
————————————————
QAQQQ我个蠢货昨天码完不小心退出结果全都没了,用手机敲的我心痛到窒息,今天又凭着记忆再敲了一遍所以这么晚才发抱歉QAQ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