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贾尼】Custom

Tony Stark为他的自负付出了代价。他失去了他的管家,他的助手,他的副驾驶Jarvis。Tony说不出Jarvis对于他来说到底是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Jarvis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直到Jarvis离开后Tony才真的明白,自己真的该死的离不开他。

Tony也曾试过一宿接一宿的熬夜,把汉堡甜甜圈和咖啡当成主食,妄想着有一天他能在此听到那个熟悉的英伦腔带着几分无奈的出现,想尽办法阻止他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

但这没有用。Jarvis不会回来了。

后来Tony渐渐学会了照顾自己,生活作息渐渐规律了起来——他知道这是Jarvis所希望的。在失去了Jarvis后Tony终于学会了对自己负责。

他在人前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深夜他总是在噩梦中惊醒,但是他再也不会听到他的管家用标准的英伦腔安抚他——有的时候跟他打几句嘴炮,然后在一杯贴心的热牛奶的陪伴下再次陷入睡眠。没有了Jarvis之后,人前无所不能的Mr.Stark开始一夜一夜的失眠。

Friday渐渐接替了Jarvis成为了Tony的助手。但是Tony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的心里有一块说不出的地方空荡荡的。

日子依旧那样过着,但是Tony始终无法习惯没有Jarvis的生活。每次听到幻视的声音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那总是能给他一种下一秒那一句熟悉的"sir"就会再次出现的错觉。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Tony的生日。这一次他一反平常的作风,没有嚣张的办一个盛大的party,只是叫上复仇者联盟里的几个老朋友聚了聚。失去Jarvis似乎让这个曾经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成熟了很多,也内敛了很多。

他的朋友们在离开前许诺他会送他一份大礼,但他收到的时间不定。Tony笑着谢过了,心里对他们说的隐隐有些期待。送走了朋友们后Tony嘱咐Friday播放了舒缓的催眠音乐,匆匆洗漱之后躺在床上。体内的酒精使他比起平常更加容易的陷入了睡眠。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如同往常那样被噩梦惊醒。

"Dame it."他咬着牙说着,睁大眼喘着气想要把自己从噩梦的余韵中拽出来。

"需要睡前故事吗,sir?"熟悉的声音自角落响起。

Tony这时才意识到角落里原来还有一个身影。他转过头对着那个身影叹了口气,"幻视,这不好玩,如果这就是生日礼物的话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差到爆的礼物。"

那个身影轻轻拍了拍手,柔软的暖黄色灯光在他身侧亮起。和幻视一模一样的眉眼,但是却是正常人类的肤色。金黄色的短发有些不听话的翘着,灰蓝色的眼睛里写着淡淡的笑意。

Tony屏住呼吸有些贪婪的扫视着面前的人,半天他才深吸了一口气,眨眨眼仍对自己的猜测感到不可置信。"Oh my god——Jarvis,真的是你?"

"是的,sir,是我。我很抱歉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Jarvis说着走到他身边坐下。"Banner博士从幻视身上导出了我,然后他们一起给我制作了实体。"他解释道,冲着Tony张开双臂,又踌躇了一下。"Sir,我可以拥抱你吗?"

Tony没说话,一把抱住了Jarvis。他有些大力的拍了拍Jarvis的肩膀,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我收回刚才的话,Jar,这是一份棒到极点的礼物。"他说着,用力眨了眨眼把泛出的一点泪花憋了回去,重复道“这真是太好了。"

"是啊,sir,这真是太好了。"Jarvis重复着他的话,手像是安抚受惊的猫一样一下一下的顺着Tony的背。一会后他扳起Tony的头,看着他疲惫的脸色叹了口气,把人按在床上握住他的手。"睡吧,sir,我就在这里。"他说,"你现在很需要睡眠。晚安好梦,sir。"

Jarvis看着Tony闭上眼,听着他的呼吸由急促变得平稳。在确认Tony睡着后他在他的额角轻轻烙下一吻,小声的说道:"我不会离开了,我保证。For you,sir,always."

而Tony也终于做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好梦。

Fin.
————————————
依旧是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葛优瘫.jpg
个人感觉贾尼的感情就是那种离不开的已经成为对方的一部分的感觉(我在港啥x)
总之祝各位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