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贱虫】自那以后01(哨兵向导au)

改造哨兵Wade Wilson x 能力超强反正就是有金手指向导Peter Parker

设定:被改造成哨兵的雇佣兵捡到了一个为了逃避强制配对而从塔里跑出来的年轻向导。Wade因为是改造的哨兵所以没有精神向导,Peter的精神向导是蝇虎蜘蛛(善于攀爬跳跃,不善结网)
Peter仍然拥有蜘蛛能力,Wade仍然拥有自愈因子
Wade被塔里部分激进分子从普通人改造成哨兵(x计划)
Peter是孤儿设定,小时候本叔过世,(尽管我很爱梅姨但为了设定没有她出场抱歉qwq)从小在塔里长大,塔想要将其洗脑成只听哨兵话的三好向导但是因为Peter的蜘蛛感应洗脑失败
私设大概还有一堆orz有不科学的地方千万别打我x

这篇大概会是长篇,希望能够不坑…?

#他们属于Mar,ooc属于我

Wade从未设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向导,无论是永久绑定的还是暂时的,无论是在被改造之前——得了那时候他天真的连哨兵向导是怎么分类的都不知道,还是被改造之后——没有向导会喜欢一个疯疯癫癫的,喜欢自残而且常常精神混乱的哨兵。

但是无论他有没有准备好迎接向导,现在他的床上就躺着一个他刚刚顺手捡回来的刚给他做完梳理晕过去了的。Wade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的床上缩成一团的向导,他看起来是那么年轻——以至于Wade都不能确定他是否有16岁。

作为一个被改造过的拥有无敌自愈因子的哨兵,Wade敢保证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别的雇佣兵能够抢他的饭碗。远超常人的五感——虽然疼痛也会因此加倍,平时生活也十分麻烦但是去他的,Wade从来都不在乎这个,无敌的自愈能力,而且他甚至都不需要向导来帮他梳理精神——他的自愈因子总是不会让他死掉,也许这让他看起来有些疯,但是谁在乎呢?

疯狂的雇佣兵Wade是在做完任务拿到佣金之后的回安全屋的路上捡到这个有着棕色柔软头发的向导的。当时他的自愈因子正在全速运转拯救他被砍掉一半的左手手臂以及腹部的洞,精神状态极其混乱,看起来应该可怕极了。他在一条小巷子里碰到了这个小向导,对方看到他之后不但没跑而且还不容他拒绝的帮他做了一次精神梳理,然后晕在他面前。

Wade虽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好人,但是归根到底对方晕倒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于是经过精神梳理清醒了一点儿的雇佣兵扛着小向导以及他一直攥得很紧的背包,回到了他的安全屋。

就在Wade打电话叫的两份外卖送到时,小向导幽幽转醒。“来一个?”Wade冲他挥了挥手中的墨西哥卷。“谢谢,不用了。”小向导有些局促的爬起来坐好,有点不安的揪着衣角有些不好意思的拒绝了他的邀请,但他的肚子却很不合时宜的叫了两声。

Wade看着脸上忽然飘起一抹淡淡红色的小向导勾了勾嘴角,把手里的墨西哥卷抛了过去。“Wade Wilson.”Wade啃了一口墨西哥卷含糊不清说着,注意到男孩有些疑惑的眼神之后又加了一句“我的名字。”

男孩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墨西哥卷,点了点头,抿抿嘴准备礼尚往来的报上自己的名字。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穿着红黑色紧身制服的有些奇怪的哨兵不会闲的无聊把他送回塔里。

“Wilson先生谢谢你的墨西哥卷,我叫…”【wow这似乎是平生第一次被叫做先生?】

“嘚嘚嘚嘚!”男孩话还未说完就被Wade打断,“叫我Wade,还有让我猜猜你的名字是什么?Aaron Applebaum?Aaron Astin?Aaron Atwater?*”Wade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孩,嘴上一刻也没停。

“…你是打算从a猜到z吗?好了我叫Peter Parker。”男孩被他的话逗得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ding ding!我已经掌握了关于起名的秘籍!ohhh果然首字母是一样的!我能猜出来,只是需要多一点点时间!”【嗯哼大概是十年后?】“闭嘴 ——不我没有再说你,我在说我的脑子。”Wade重新瘫回椅子上,看起来有一点儿懊恼。

Peter看起来对Wade那句话有一点点疑惑,但他随即不在乎的笑了笑。“是的,你能猜出来——也许是十年之后?”【hey我喜欢这个小子他跟我的想法简直一模一样!】Peter打趣般的冲他笑笑,心里对于自己和面前的哨兵能相处的如此融洽暗暗感到有些吃惊,他与别的哨兵之间的相处可从来都谈不上融洽,他的蜘蛛感应总是在他耳边不停的叫唤,告诉他那些哨兵不怀好意,他们与他交流只是单纯看上了他的向导能力想把他骗上床,半年后进行绑定而已。

“好吧,十年又不算很长。说起来你现在多大了,有16岁了吗?”

“我还有半年就成年了!很快就要满18岁了!”Peter从床上跳下来,不满的冲着Wade挥了挥拳头。“我看起来有那么小吗?”他小声的嘟囔着,把剩下一半的墨西哥卷包好小心翼翼放进背包。“总之,谢谢你的收留和墨西哥卷,Wade。”他冲着Wade挥了挥手,背上背包转身准备离开。

“Waittttt!”Wade的叫声使Peter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有些困惑地看着他。“你马上就要成年,你叫Peter Parker,而且还是个向导,你是塔最近高价悬赏的那个?”Wade的话让Peter紧张的一下子绷紧了肌肉。“我不想和你打,虽然你大概不会相信但是我得说在在这方面我不会比你差多少。”他这样说着,微微弯腰摆出了一个防守的姿势。

“Relaxxxx!”Wade看着Peter的动作,仍然只是坐着一边晃悠着腿一边啃着他的墨西哥卷“我对塔那帮人没什么好感,恶感有一堆——要不要我分你一点?所以放心吧我不接他们的单。所以留下来吗?”

“你…愿意收留我?为什么?”Peter看起来微微放松了一些,但还是有些警惕的盯着Wade。【为了你性感的小翘臀】“闭上你的嘴吧——我不是在说你,我是说,天知道?为了恶心塔里那帮人?为了共同的敌人?我开心就好。”Wade无视了他脑子里的声音说着,终于啃完了他手里的墨西哥卷,把包装纸团成一团扔到一边。他垂下眼耸耸肩,决定千万不要告诉Peter自己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愿意帮助自己的向导而对他有点好感——这会吓到他的。Wade暗自鄙视了一下之前十分不相信哨兵向导之间联系的自己,心里暗戳戳的希望对方答应这个提议。

Peter咬了咬嘴唇,心里感到有些纠结。直觉告诉他留下来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面前的人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但是他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恶意。“那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叫上我?我总不能白白在这儿当个蛀虫。”Peter纠结了一小会儿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好的好的放心吧三观正直的良好市民。为了我们成功签订契约来击个掌?”Wade说着伸出了手。Peter微笑着伸出手,轻轻在他手上拍了一下。

TBC

————————————
*猜名字这个梗来自于终极蜘蛛侠S02E16(我没记错的话x
真的好喜欢哨兵向导的设定啊QwQ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