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锲_咸鱼附体

辣鸡文手,咸番茄一个x吃贱虫贾尼盾冬锤基EC福华Rinch等欢迎勾搭√
欢迎各位帮我撒盐x

【spideypool】Again 01

梗:Wade总是时不时会失去一小段记忆,但他不想让他的男朋友发现这件事。

私设:贱虫同居.spidey已经成为复联一员而Deadpool还在努力.

Wade从床上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望着从窗帘缝隙中渗进的阳光眨了眨眼。我是谁我在哪?他皱着眉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事,然后发现最近的记忆仿佛被擦洗过般的模糊。

“Sh*t!”Wade捂着脸哀嚎道——他知道自己的自愈因子和癌症之间的战斗再一次波及到了他的大脑,让他又忘记了一些事情。Wade迅速翻身下床,从床底下拉出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的一个暗袋里掏出一个有些厚的小本子——那是他用来为了防止不时之需而准备的,每天晚上他都会找一个Peter不在的时间将那天发生的事草草记录一下。

Wade觉得自己这个准备真是聪明透顶。他转过头制止了来自屏幕外的夸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翻到了小本子里属于昨晚的那一页。

“…What the hell?!”他看着空荡荡只用红色蜡笔画了一颗爱心和一个大大的end的一页纸瞪大了眼睛,又将前几页翻了一下,确认了那颗红腻腻的爱心和end就是昨晚应该记下些什么的内容。

Wade坐在床上对着那页纸翻了个白眼,深深的叹了口气。从前几页的内容来看,他在这几天准备了一个大计划——一个向他的baby boy求婚的大计划。然而体内操蛋的自愈因子让他失去了这几天的记忆,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关键是昨晚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什么都没记录却只是在纸上涂了一个爱心和一个什么用都没有的end。

糟糕透了,这简直糟糕透了!Wade扶着额头无力的想到,谁能告诉他他的求婚计划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Wade哼哼唧唧的把那个小本子塞回原来的地方,爬下床挪到洗手间开始洗漱。

他对着镜子捧了把水泼到自己脸上,忽然发现了一点不对劲——他扯出底端藏在衣服里的脖子上的项链,惊讶的发现上面的挂着的戒指只剩一个了。Come on!那个小本子里不是这么写的!这条项链上本应挂着两个戒指,但现在只剩下属于他的那个内侧刻着Peter Parker字样的了。

Wade气的想骂娘。他赶紧跑回卧室,上上下下仔细翻找了一遍,但是仍然没有找到那一枚戒指。于是他只好撑着头坐在床边瞪着天花板,开始认真尝试能不能会想起有关于昨晚的一丝一毫回忆。

答案当然是不能——自愈因子这个妖艳的贱货的搞破坏能力就像它的治愈能力一样强。于是Wade只好放弃把天花板瞪穿的打算——不,他绝对不是因为楼上是Peter的卧室才这么想的——乖乖跑到厨房给自己随便热了一点东西当早餐——虽然现在的时间似乎已经不应该将这一餐称为早餐,顺手煎了两块牛排准备把它当做午餐,然后站在床边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对着窗外的景色伤春悲秋怀古伤今,直到红蓝色的身影从窗户跳进来。

Wade看着跳进来的spidey愣了愣,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在失去了一天的记忆了之后他下定决心管住自己的嘴免得暴露了什么。

Peter在发愣的Wade眼前打了个响指,看着Wade转头看向他,但仍然不说一句话。“hey!”Peter对他的沉默有些不解,用力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但得到的只是Wade 的一个微笑。Peter耸了耸肩放弃探究Wade如此沉默的原因——经过一上午的训练以及他实在是太饿了。

Wade阻止了自家男孩拿起薄煎饼就往嘴里塞的动作,把刚做好的两块牛排端了出来。Peter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表达了一下他对于Wade迷之沉默的不解——尽管Wade解释那是因为他的喉咙有一点不舒服。

“动作稍微快一点儿,吃完之后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复仇者大厦!”Peter看着Wade心不在焉半天才切好一小块牛排扔进嘴里,忍不住抓着叉子敲了敲Wade的盘子。

Wade瞪大了眼,确认了一遍Peter没有在跟他开玩笑之后忍不住在内心哀嚎了一声,默默请求上帝还有其他的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不知名的神保佑。

希望我千万不要说什么不该说的话。Wade如是想着,决定当一天的Mutepool。

tbc

评论(17)

热度(42)